LOADING...

2020上海春考作文题:这道“很难很思辨”的题,如何精准破题?

1月4日-6日,2020年上海市普通高校春季考试和1月份外语科目考试正式举行,这也是新年来全国范围内第一次大规模针对高三学生的考试,无疑具有一定的导向作用。

在全国,目前仅上海市保留了春考,与6月份的秋考并列。“一年两考”成为上海高考综合改革的重要组成部分。与6月份秋季高考不同,春考赋予了23所学校更大的招生自主权。春考招生除了统一文化考试,考生还必须参加院校的自主测试,采用面试或技能测试的方式,主要考查考生的学科特长基础,注重考查考生的素质和能力。

2020上海春考作文题

春考作文题一经公布,不少网友纷纷点赞,称这样的题目“重思辨,涵义广泛,发挥空间大”:

也有不少网友觉得这题不好写,自嘲“幸好毕业早”:

怎么样?

对于这道题,屏幕前的你有思路吗?

如果没有,就认真看接下来的解析吧!

题目解析

2020年的上海春考作文题目是一般的材料作文。在这则材料中出现了两个关键词“事实”和“看法”,我们在审题分析时要抓住关键词,理解关键词的内涵,根据二者之间的关系来确定作文立意的方向。

题目的语言表述简洁,辩证性强。事实是客观存在的一切物体与现象,看法是对某一个人或某一件事的想法意见。我们思考的时候要从事实的客观性和看法的主观性入手,分析二者的内在关联。

我们的看法都是来自于事实,脱离事实的看法是孤立的、空洞的;要获得正确的看法,要求我们获得的事实必须是客观的、全面的、真实的。同样我们对事实要有深入、透彻的思考,才能在个别的、芜杂的事实表象中把握本质。分析事实和看法之间的辩证关系,这对于我们分析问题、认识世界都具有非常重要的指导意义。

名师观点

复旦附中特级语文教师黄荣华针对本次春季高考作文题给出了“参考答案”。他认为,今年这个写作题目,考生大致可以从以下三个角度思考、切入:

第一、观点来自事实,观点需要事实证明,少说空话、套话、假话;

第二、所有的看法都是源于对事物的认知,从本质上说,“没有事实的看法是空洞的”这句话是“漂亮的“空话、假话、大话”;

第三、“有人说,没有事实的看法是空洞的,没有看法的事实是无力的”,这“有人说”的两句话,貌似是对立的,其实不然。两句话中“事实”完全可以不在一个情境之中。

前一句中的“事实”大体上可以从一般意义上理解,即以“事实”来证明观点;后一句说的“事实”更多的时候则是不成立的,因为所有的“事实”都是有力的,甚至可以说是最有力的――“事实”就存在那里,“事实”的存在就是最大的力量。

参考文章

针对该题目,目前还没有老师的下水作文及考场作文出现,不过,学霸猫给大家找了两篇文章,有助于这道题目的分析写作,一起来看看吧~

第一篇

事实与看法

徐贲

在批判性思维教育中,区分事实与看法,是从幼儿园就开始的一个训练项目。简单的理解:事实是公认的,看法是个人的;事实可以检验,有客观性,而看法是主观的,通过讨论可达成共识,任何看法都不自动具有合理性。

这样区分“事实”与“看法”容易理解。“他是个男人”,这是个事实;而“他是个爷们儿”,就是个看法。“男人”有男人的标准,客观的;而每个人心中的“爷们儿”,标准却不一样。因此,是不是个“男人”,自己心里都有数;是不是个“爷们儿”,自己说自己就不太合适了。――节选自徐贲《明亮的说理》,第四讲“概念和定义”

第二篇

事实与价值

陈嘉映

今天的知识人都知道“这是银元”是个事实判断,“银元是好东西”是个价值判断。我们有时的确需要区分事实与价值,但不宜把事实和价值截然分开,仿佛我们有两个世界,一个事实世界,另一个价值世界;客观世界由价值无涉的事实组成,是我们把价值粘贴到事实之上。我们是怎么把价值粘贴到事实上的?价值的粘性有多强?我们能把比如“仁慈”这种价值粘贴到乌干达的“食人总统”阿明身上吗?

要弄清楚事实和价值的关系,不妨从“事实”和“事情”的区别说起。

我们总是从静态说到事实的,事情却既可以是静态的,也可以是动态的。我们说发生了一起恶性事件,事情正在起变化,事情的经过一波三折,事情终于过去了。然而,事实却不发生,也不发展、结束或改变。的确,有的事情曾长期被当作事实,但我们后来认识到它并非事实,这时我们不说“它曾是事实”,而说它“曾被当作事实”。

“事实”这个词儿有很强的证据含义,我们确立事实,是为了解释什么,证明什么。事实是静态的,这跟事实的证据含义有关――证据当然不能一时这个样子一时那个样子。

我们不妨把世上的事情比作树林,把事实比作木材。树木生长、壮大、死亡,树根长在泥土里,又跟别的树的根系纠结在一起,枝叶互相交叉,又有藤蔓缠绕其间。我们要打桌椅、盖房子,跑到树林里,伐下合适的树,截成立柱和檩子,制成木板。树是自生之物,事实是有用之材。我们从自生之物取有用之材。我们从林林总总的事情那里选择、截取事实,为某种看法提供证据。

既然事实是从实际发生的事情截取而得,我们自可以用不同的方式截取。“李四打了张三一拳”是个事实,但这可能是从“张三先打了李四两个耳光,李四回了张三一拳”截取下来的。由于截取的角度、长度、密度不同,同一件事情可以提供颇不相同的事实,有时甚至会“歪曲事实”。世界上每天发生无数多的事情,要论证某个结论,何须编造事实,两个人挑选的事实不同,足以引出完全相反的主张。

那么,把所有事实都陈列出来如何?在法庭上,不仅要求“所陈述的都是事实”,而且还要求所提供的是“全部事实”。然而,我们肯定无法字面上穷尽“全部事实”。所谓“全部事实”,说的是全部相关事实。

我们为了论证什么才确立事实、寻找事实。我们倒也常说:先不要急着下结论,要先把事实弄清楚。不下结论,不等于调查没有目的,这个目的指引我们究竟要把哪些事实弄清楚。在调查过程中,我们并不总能事先确定哪些事实相关,哪些不相关,所以我们必须在较宽泛的范围里搜集事实;但这只因为有些事实可能相关,而非因为它们无论如何是个“事实”。世上的事情纷繁万态,连绵起伏,相互重叠,此消彼长,无论我们在调查什么,绝大多数事情必然略过不表。

事实本身不能告诉我们哪些事实是有关事实,多少事实构成了全部事实,是我们所要论证的事情决定这些。张三开车撞了李四,如果他们素昧平生,调查以撞车为起点,如果他们两个素有私仇,调查范围就要扩大很多。

我们选取的事实不同,事情就会呈现出不同的面貌,由于这类缘故,不少后现代学者干脆主张根本没有事实这回事。这种主张显然瞄错了方向。我们身边满是事实,五点钟开会还是六点钟?房价长了还是落了?他是你老板吗?的确,有些事情长久以来被当作事实而后来发现并非事实。长期以来,人们认为《周礼》为周公所著,后来经过多方考辩,否认了这种看法。怀疑这个事实,否认它是事实,依赖另一批事实或一些新发现的事实,要么“多方考辩”干吗?我猜,人们并非当真主张世间没有事实,他们怀疑的是大批量的事实有没有惟一可靠的组织和解释,例如,怀疑有没有完全客观的历史综述。这是另一个问题。

历史推荐

来都来了,点个在看再走吧~~~